中秋夜

九月 11, 2014 § 發表留言

親愛的Y,

中秋夜我過得糟糕透了!七時許才趕回家,大夥都在等我去吃飯,到了想去的餐廳才發現人家當晚沒營業,而就在這時收到電郵,別人還在等我確認答覆,我又豈能開飯:)結果匆匆自己趕回家,打開電腦做事,再趕去另一間餐廳,食不知味,飯後還徉裝悠閒去了趟公園,人潮如鯽,最後,你猜得到嗎?回到家累透了,覺得對方不夠體貼,爭執了幾句,然後便負氣去洗澡,揭開書,也讀不進,便倒下了。半夢半醒中,他捧了杯茶下來放在我床邊的櫃子上,甚麼也沒說。這樣子,迷迷糊糊便睡著了。

如此窩囊的中秋夜,還是首遭。

然後,第二天一早起床,看到你的信,你長長的信,你的信中信,你說,祝中秋愉快。我笑了,忘郤了,昨日之惱。

怎麼會見笑呢。Jeremy Siepmann的“Life and Work"你有讀嗎?我一直想好好讀一遍,喜歡那些作品背後的故事,儘管他說音樂作品比作曲家更偉大,或許是的,而我,總被那些看似平常無物的小故事感動。有人曾訪問Siepmann,說出自己對古典音樂的無知及擔憂,他是這麼回答的「很 多人害怕古典音樂,因為它被認為是屬於統治階級的專利,甚至把喜愛古典音樂當成一種美德,一種比其他人優越的地位。大家常常充滿歉意地對我說:『我喜愛音樂,但我對它一無所知。』我答道:『如你喜歡音樂,你已知道最重要的。』我們不需要理會別人的指指點點,只要擁抱音樂,而不是刻意經營,如你幸運地住在鄉郊,晚上一片繁星,你會對上帝說:『我不懂得天文但我愛夜空?』誰不會!」

我好喜歡這答案呢,可能本身我就是這樣一個信直覺與真善美處處可拾的傻瓜吧。

你提起Moonlight Sonata,真巧,當年領Siepmann入音樂世界便是這樂章。他從未獲任何大學學位,在電台雜誌做音樂評論,令他自學閱讀了不少學院裏的教科書,但他說,如果這就是學習音樂,他永不會投身於音樂中!

他憶起兒時住在新英格蘭的農村,在路邊一間雜亂無章滿堆垃圾的小屋裏,有一家人居住,他常和那家的孩子上山遊玩,有一天這朋友帶Siepmann到他家裏,Siepmann有點害怕,因為朋友父親是個非常邋遢的怪人,他印象深刻的是朋友家中有一座直立式鋼琴,上面有份樂譜寫上Moonlight Sonata,Siepmannn隨口問這是什麼曲目,那像半醉父親就彈奏起來,當時起手就忘記了第一節,只得由第二節開始彈,而Siepmann郤完全忘我地投入於琴音之中。那是座破舊的鋼琴,Siepmann說可能他彈得極差,音調也許盡錯,但他並不曉得這些,他聽到的不是演奏,而是音樂。

我常常記著最美的音樂是雨後的蛙聲,裡面像夾雜著五月的荷香。亞公喚我別睡了,熱了糉子做下午茶點。

這段時間著實忙碌,越是這樣的時侯,越想自己可以慢慢來,做好些。今天中午,硬是拉著小同事去灣仔吃車仔麵,曬太陽,吹秋風,我嚇她,說你看,香港秋天如此短暫,錯過多可惜。

我喜歡讀你的信,素淨,留白,似有音樂流淌其中。

S

夏果秋嚐

九月 2, 2014 § 發表留言

下午向共事的小女孩交待,說要早走,周二,去看小店朋友寄售義賣的老碟子。把活動的相片和畫給她看,沒想到她眼睛發亮,馬上說,呀這麼好,那你幫忙順便拎幾隻,我大佬家姐細妹各送一個便是。

L在,忙。每次去,叩門,她總在廚房冒個頭出來,秀氣,略略緊張,看得出,她真心喜愛來店裡的客人。

你盡情選呀,她抛下一句,然後又跑回廚房裡泡茶。

她張羅幫我包裝那會,聊了一陣子,也就是每個人都會說的加油啊之類的,其實,肚子裡是藏了些其它無無謂謂的話,比如,她的哪首甚麼甚麼詩,我在巴士上看了一遍又一遍之類的,又想問她,家裡面包用甚麼盛啊之類的八卦事。

後來再去十四樓看一眼大肚子阿K,去二樓書店閒逛,走到樓下,才察覺,怎麼好像不對勁。是了,還沒付賬,怎麼就拎著碟子跑了呢。

回到家,遇見新搬來的鄰居。對面的公寓空置多時,我說歡迎歡迎,這大廈勝在地道,本地人多。原來是四海為家的寫字人,還帶著隻波斯貓,全屋空蕩蕩,不住說等傢俱都到齊了請來坐坐。我留下電話,也不知能幫上甚麼,不過是個照應吧。

天仍亮,B在加班,孩子們鬧,問有甚麼節目,我想起,說,咦孜孜,老師不是剛教了你「秋收冬藏」嗎,這會,我們做道「夏果秋嚐」吧。

 

photo (38)

海洋的味道

九月 1, 2014 § 發表留言

親愛的Y,

記得你提過呢,粥煲糊了,找樂子,想,吃不成粥,至少,弄壞的砂鍋可以種花!
我們有個小騎樓,確是種了些花草。去年過年,鄰居幫我撿了盆年桔,桔子一顆顆摘下洗幹淨,弄了缸咸柑桔,葉子全部剪清,春天,不幾日,便騰騰騰長出滿身新葉,才入秋,又結出米粒般大小的果實。望著它,不禁想,是否,今年冬天,它便會長成盆橙黃燦燦的年桔呢。
<鱒魚五重奏>你聽過嗎?每次聽,總覺得可以嗅到海洋的氣息,自由奔放暢快無比。好喜歡Jacqueline De Pru,他們總說,她的臉龐在音樂裡有著謎樣的美麗光芒,她的琴聲懾人心神。的確,親愛的Y,後來種種,頑疾,家人自傳,電影,那電影當年譯成<她比煙花寂寞>啊!我都選擇忘了,這些種種。想牢牢記著的,或者將來提起的,是那獨特的海洋味道。
因為見識過她的美,以致有一年,我們在文化中心看馬友友,滿場燈滅,只剩下馬友友和她的琴在舞台燈光下,灼灼其光。一時間,竟淚流滿面,也不知是為那把琴還是甚麼。
Christopher Nupen,當年拍<Who was Jacquline De Pru>的大鬍子導演我也極愛。不記得是哪位記者採訪過他,將他形容為音樂叢林中的David Attenborough,可與巨獸共餐,也不懼怕毒蛇。BBC4台重播他的系列紀錄片,據說歡眾是以欣賞Deperate Housewives的熱情來追看,雖然我想Nupen本人未必將這說法當成一種讚美。我喜歡他那種緩慢紥實的拍法,哪裡是電影呢,分明就是生活。
有可以書信往來的友人是件多麼幸福的事。這些天,我一邊想著給你回信,一邊這麼想。
S
PS ﹣ 鱒魚五重奏第四樂章

細佬

八月 25, 2014 § 發表留言

photo (37)

圖片來源:M

4/10

八月 25, 2014 § 發表留言

早上牽著細佬,送孜孜回校,咚咚咚上樓梯,不知何解,這樣子仨人一起上學的快樂大許多倍!都是穿著一模一樣校服來上學的小朋友,不過呢,老師總會格外留意到帶著弟弟那位同學。

還是,我又犯了自我感覺過度良好的毛病,呢?

回家,沿途經過麵包店,停下,順便添置明天的早餐,扺家,泊車,再出發,送細佬去學校的Orientation。

就在早幾天,還向新朋友解釋,噢當初為何選這間幼稚園給孩子?係喇沒錯,二字以蔽之 ﹣貪靚。如今,兩年不見,今朝再見,還是覺得,嘩,這校園美得驚人。

時光倒流幾十年,媽媽你可以送我來這間學校嗎?

不可以!幾十年前它都不是學校!

放下細佬,再轉車,回中環做事,車子經過藝穗會,陽光刺眼,沒了夏天那種酷熱,突然間,覺得一切怎麼都如斯美好,幾近理想。

還是,真正快樂的原因,可能是,明天你便扺家?

女友剛剛還在寛慰我,One More Day Only!

伊藤比呂美著「閉經記」極之好看,膚淺如我,曾在書店僅憑封面,就武斷以為是分享閉經之流的勵志書,原來錯錯錯!佳人原本是詩人,還是愛自由愛到死的詩人。隨便舉例,她每篇文章起始三句短詩,如:

1.

本命巧克力

吃到光光的

狗兒的心

2.

經血啊

一點一滴一點一滴

真是寂寞

3.

月色朦朧

漫漫長夜無眠

來玩數獨吧

4.

抬頭一看

肥胖臃腫的

夏之雲

5.

垂乳的

胸罩與束腹

風也停了

6.

穿著牛仔褲

自由奔走啊

即便是老年

瞧,一抄便停不下來!

這段時間,幾乎都是靠這本書得以續命。沒有虛言,雖然丁點去不到她的境界,老公不在,心裡高興得手足舞蹈,以<春將近,惡鬼(老公)不在,做甚麼好>作詩。

謝謝陪我讀書的朋友,陪著孩子陪了我們整整一天,無論我端出甚麼,都高叫「好味」!

謝謝愛我的女友,堅持陪我們吃碗米線。

無以回報,除了記下來,珍念。

無花果樹上的阿牛

八月 22, 2014 § 發表留言

去年開始,做甚麼也有影皆雙,行街吃飯睡覺。今年夏天,小米家的客廳,3個孩子玩得瘋,牛牛也跟著癲。車駛上高速公路,小米太不吝萬金發漫遊短訊,問:牛牛還在我家沙發底呀,點算?!

點算?!不知道呀。不過,我知道,若不是時間不夠,爹爹呢,一定會調頭取牛。

那之後一段時間,每晚臨晚前也問:牛牛呢?

牛牛?在小米家囉。

然後他也不說話,像是回想著甚麼,小米家?他反覆再說,甜甜的笑了。

這樣子。大家都幾乎忘了,牛牛牠曾經這麼重要,家裡點人開飯都有份的牛牛啊。

今天下午這牛牛終於報到,說自己肥白安好勿念!

原來去了旅行,還代你嚐了意大利的鮮魚喔,記得你最愛魚嘛,說每一口都想起你。躺在無花果樹上懶洋洋的牛牛,確實又白又胖了!他說Tuscany的陽光又美又甜,最好晾衣!

photo (36)

(圖片來源 ﹣ 小米太)

3/10

八月 21, 2014 § 發表留言

photo (35)

  • 十月 2014
    « 九月    
     12345
    6789101112
    13141516171819
    20212223242526
    2728293031  
  • 最新

  • 分類

  • 你的話

    頭仔當櫈仔 人頭變竽頭
  • 彙整

  • 近期迴響

    小孜媽 on 1/10
    小孜媽 on 1/10
    Ivy ee on 1/10
    Courage 媽 on 1/10
    Courage 媽 on 1/10
    小孜媽 on 暑假
    Courage 媽媽 on 暑假
    Courage 媽媽 on 三歲定八十
    小孜媽 on 小米太的晚餐
    xinhunshaofu on 小米太的晚餐
  • 時光中我們重逢

    夏天日長夜短,老人在白楊樹下搖著葵扇講古,關公如何千裡追單騎,周扒皮如何黑心扮雞叫。 如今我是凌晨5點的奶娘,你是朝朝歡歌的小雞,想起那穿著白色汗衫的智者,30多年前清空的夏夜一臉的笑。
  • 讓我長成一棵會唱歌的樹。

  • 頁面

關注

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.

Join 26 other follower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