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米太的晚餐

七月 23, 2014 § Leave a comment

小米太在小鎮子持著倆人的家。超級市場6時打烊,周日休息,小米太說,那還不是鼓勵大家多留在家裡嗎,她說時渾身散發著幸福。

說好在外面一起吃頓晚飯的,我提議別弄了,把時間留給我吧。結果她鬼馬,事先都預備好了,然後將花園的大陽傘打開,宣佈:在-外-面-吃!

後來證實我的擔心確是多餘,花園的繡球花雖然不如別家的美艷整齊,小米太指著那株果實累累的rosaberry說這不就是自然生態園嘛。孩子們採得歡。節目我沒讓她計劃,只說想走走她平日散步的林蔭道,下午剛好野生遊樂場開門,孩子們看見天鵝抑制不住興奮,幸好背包裡有幾片面包。

啃了幾天幾夜的薄餅,哪裡會客氣,細佬將一尾鱸魚吃清光,家姐舉手要添飯。

小米太驕傲向大家展示新書櫃,走廊一堵墻,拆了,Ikea那些DIY,白色的。那些年,B總說,大學畢業有自己的家,Ikea便是夢想之家了。

小米早早去上班了,我們竟未好好擁抱道再見。小米太送我們上車,幫細佬扣安全帶,整條街靜櫻櫻,她也不語,頗有似水流年的感覺。

我又亞媽上身,囑她這樣那樣,她說小鎮主婦多,別擔心,說不定明個我便訂機票回來了。

車子風馳而去,高速公路緃橫交錯,7月的驕陽曬個正著,還沒到機場,收到她發的短訊:呀,連書房的沙發床你也收拾好了,家陣我好lonely!

我才不信呢。

photo (8)

薑。燕子。墻。

六月 25, 2014 § Leave a comment

鄰居家就在街市旁,她負責買菜,四時適令,有魚有菜。最近聊起薑,說起子薑,她說太簡單,扔顆蒜頭進去便會變成淡淡的粉紅色。她用心,做甚麼也似模似樣。

這樣說起來,我便又問,為何家裡的薑從來不美。她笑了,反問,怎麼等到現在才問。

於是她說起街市亞婆的故事。亞婆年紀輕輕便開檔賣菜,真是賺了錢呢,舊陣時,是買得起樓的呀。樓送給了兒女,賭錢輸光了,亞婆冇得退休,只有繼續開檔,年紀大,沒精力進太多貨,只有賣些薑啊薯仔啊。

想想她一把年紀,背也駝了,就常常向她買薑。鄰居說起來淡淡的,她其實從不悲天憫人的,但她說覺得啱就去做。

早些日子,朋友突然起興,說今晚來吃火鍋,還不忘細佬愛吃魚,坐下便叫夥計,今晚點尾魚。這是從不會長大的朋友,飯後帶孩子們去看燕子,真的是燕子,在鬧市的屋簷下築了巢,餵著幾隻像是剛出生的小小燕子。夜裡街燈迷濛,孩子們仰起一顆顆大頭,瞧見燕子,像見到彩虹般興奮。

我友總在黃昏時找我聊幾句,問今晚吃甚麼,然後大家聊起,噢今天沒下雨,收拾衣物時聞到陽光的味道,好幸福之類的傻話。

確實是另一種生活,無從比較。所以友說,勿理世間風雨,只要不丟失了自己的精靈便好。

而我每天站在這堵墻等他們,校巴未到時看看美術館的簡介,等侯的時侯,想著他們下車的模樣,一個個像被魔法鎮住的精靈,小心翼翼,乖巧,文靜,和在家時完全不同,想著想著,便自己先笑開了。

photo (6)

爭氣

六月 24, 2014 § Leave a comment

片子今年10月公映。

不煽情、不矯情、不悲天憐憫,說的就是今時今日,我們身邊,一個個孩子的故事,及,他們的師長、父母及朋輩。

我們在港大黃麗松Theater看的毛片,許多長者,斯文端莊。

Ruby Yang導演,聽過Ruby的名字嗎?她總讓我想起李安,溫暖,平靜,靈氣的眼睛,將片子拍得充滿了歡笑和眼淚,動人心弦,真是我城之光。

友問我片子好看嗎?

我說,十分十分十分好,推薦給每一個人。

photo (31)

親密的。細碎的。

六月 23, 2014 § Leave a comment

現在,逢周二爸會如常早起,清潔家居,弄早餐,與其它日子不同的是,他會換套新淨帶領衣裳。那天他寶貝女兒回來,他說不做中飯,出去走動走動,吃甚麼都行。那頓飯,爸勢必叫我點菜,他埋單,蠻有介事。每次他還點小杯酒,一個人慢慢呷,其間不時嘱媽和我,多吃!

今年六月,時有陣雨。周五學校家長日,B出差了,孜不用上學,問我有甚麼節目,我說和你private dating呀。

那便是大清早一起下樓送弟弟上學,跟著一起回學校,斯文秀麗的T老師住在我們從前的小島,溫和又不失威嚴。她說孜孜不如你在教室那讀書角看會書,我和你媽媽聊一陣。

也沒甚麼特別,坐下來她便說,笑了,又說你都瞭解,她是個敏感努力的好學生,下學期派到哪一班我都不擔心。原來是時侯說再見了,我說不捨,真心的,不捨這樣放學和孩子擁抱告別,說stay dry的老師。

然後,倆個人又折騰去九龍,辦點事。再趕到港島的戲院時只剩15分鐘便開場,匆匆去超級市場買了份青瓜壽司,安頓她在戲院門口的吧枱吃,我去洗手,回來時見還有一件,問她飽了?搖頭,說這是留給你的,媽媽。

Maleficent說的是受到傷害的仙子如何復仇的故事。戲看到一半,她悄悄示意想走。問怎麼了。說,看Frozen我也有點驚,但還是喜歡,這個。。。她不懂形容。我說不如你再想幾分鐘再決定好嗎。過了幾分鐘,她再示意說要走。

於是離場,沒走幾步遠,又改變主意了,於是又拆返黑咕隆冬的戲院,看完全場。

她自然完全不明白愛恨情仇如何糾纏,只說森林裡的各種仙子和樹將兵都不怕,唯是眾人圍剿Maleficent時怕得掉眼淚了,然後她說,媽媽,今晚回去我給你讀Aurora的故事丫。

去年冬天開始和喜蓮一道跑步,每周一次,就在家附近的公園。五月中旬開始熱,喜蓮說各自在家做work out流汗吧,不過,還是一周一見啊,吃個飯看場電影都好。上周她說別在市區,反正是平日,進赤柱喇,我帶你去那間平靚正長衫店。於是在赤柱熱辣辣的海風中我呻,說也不懂怎麼搞的,嗱像你這樣,過幾天扔下老公孩子和朋友外遊幾日,我完全贊成,可是,像這種平日,他在上班,孩子在上學,我們在嘆,便會有絲絲內疚。

喜蓮佯惱,說那你死去返工喇,是不是便稱心如意。

我們碰杯,盡在不言中。

又有許久許久沒單獨約會的女友找,說是今天就是想見見你,去吃waffle,然後一起逛<朱榮記>和<12元店>呀。

又收到友人的郵包,小布袋上她繪製了精美的圖畫。

還有友人的短訊,說在收拾家居,怎麼找到昔日旅行時寫給你的名信片,怎麼沒寄給你,仍在我處?

這周六便帶孩子們一道離開我城,不知道飛扺歐洲,踏足在異鄉異地,會不會元神歸體,連吸口空氣亦覺甜美。

突然想記下來,這幾天,親密的,細碎的。

photo (30)

PS ﹣ 怎麼。。。這麼快,去到哪,你都可以自己閱讀,直到這刻仍覺得神奇,難以置信。

拍拖

六月 12, 2014 § 4個回應

因為連續不斷的電話會議,整個上午你待在家裡工作,中午終於暫告段落,一起下樓散步,順道去<一念>吃飯。

飯後去大學書店蹓躂,又繞去荷塘,今年雨水太多,荷花沒開好,倒還是有龍友侯在那,拍照,樣子比荷花還寧靜。四周都是蟬聲。

然後路過小cafe,你堅持買件小蛋糕,她放學後可以吃,你這麼碎諗。

photo (27)

小故事

六月 12, 2014 § Leave a comment

有天傍晚,課剛開始,張艾嘉說了個小故事,故事就發生在當天中午。

說是約了業內前輩午飯,高級食店,許久不見,前輩高興,聲音越來越大,當然,前輩患嚴重耳疾,對音量大小的敏感不像普通人。家人唯有不時拍拍他的手,提醒他。他省醒,但未幾,又慢慢開始大聲起來,如是者。

鄰桌有位客人,不時扭過頭來望著老人,皺著眉,樣子不友善,到後來,老人聲音一提高,他便將手指竪起來放在唇邊,大大聲作「噓」!示意前輩影響了他人,如是者。

她述說時臉上一直有種傷感、無奈和黯然,說完她低下頭,若有所思。

全場鴉雀無聲。

<約會張艾嘉>由林奕華主持。這時林望望同學,平靜淡然,說這故事令我反思,非常吊詭,不是嗎?大家都在高級餐廳用膳,那是一個講究禮儀規矩的地方,噓人者覺得老人大聲講話不合此處禮儀,而他自己偏偏用了一種也和是這種禮儀相悖的方法去處理。這種方法,對嗎?

林說完感想。張下巴開始朝上揚,嘴角調皮翹起來,微微笑了。我坐在遠處,仿佛看見她吐出口小烏氣。

周末帶孩子們去吃點心,他們吃得快,吃飽了,向我們討電話玩。我不喜歡孩子們玩電話,但當然也不是一個百分百原則第一的媽媽。大部份時間,他們吃飽了,我會讓他們玩 (所謂玩,也是我電話裡唯一一個英文串字遊戲),吩咐他們將音量調小,別影響他人,自己順便可以吃一會安樂茶飯。

這次孩子們玩得有點瘋,猜中了英文字串法令他們興奮,禁不住歡呼起來。

這時,鄰桌一位女士望望孩子們,一張臉黑透了,突然發難,說:「好討厭」,她的語氣聽起來充滿了晦氣和厭惡,坐在他對面貌似男友有點驚嚇,呆了呆。我也呆了。

電光火石間,想起張的小故事,林的感想。喝口茶,我暗自吸口大氣,望望孩子,我笑,在空氣中畫個圓筒,向左扭,噓,我悄悄向孩子示意,嘈﹣到﹣別人﹣啦。

photo (26)

PS – 你練習書法的午後,我們總會去小花園,採幾朵小苿莉,伴你。。

泡湯

六月 10, 2014 § Leave a comment

來家裡探訪過的親友都知道,這家人是。。。情願擠在一間睡房,也要騰出個大浴室。

爹爹常常需要浸泡?不全是,風呂是整個冬天周末下午的家庭節目哦。

可是,夏天呢?

他其實喃喃自語了幾年了,夏天嘛,夏天嘛,泡湯應當是這樣子的。

photo (23)

  • 七月 2014
    M T W T F S S
    « Jun    
     123456
    78910111213
    14151617181920
    21222324252627
    28293031  
  • 最新

  • 類別

  • 你的話

    頭仔當櫈仔 人頭變竽頭
  • 文章彙整

  • 最近的回應

    小孜媽 on 拍拖
    小孜媽 on 拍拖
    Tree of Life on 拍拖
    xinhunshaofu on 拍拖
    小孜媽 on 給肥貓的(No.329)
    v on 給肥貓的(No.329)
    小孜媽 on 給肥貓的(No.329)
    Kikare on 給肥貓的(No.329)
    小孜媽 on 不刷天下白
    Tree of Life on 不刷天下白
  • 時光中我們重逢

    夏天日長夜短,老人在白楊樹下搖著葵扇講古,關公如何千裡追單騎,周扒皮如何黑心扮雞叫。 如今我是凌晨5點的奶娘,你是朝朝歡歌的小雞,想起那穿著白色汗衫的智者,30多年前清空的夏夜一臉的笑。
  • 讓我長成一棵會唱歌的樹。

Follow

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.

Join 25 other follower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