細數家珍

二月 10, 2015 § 發表留言

2013年7月,還在學校任職,在陸佑堂聽完講座,趕回去,完成手頭一些緊急事,遇見家長,提起David Tang的主持妙趣橫生,家長說David是生番啊,不過早知William Shawcross來,怎麼忙也會去捧場。

傳記我少讀,不過大學的白玉蘭初夏如此芬芳,The King’s Speech那齣戲仍縈繞心頭。我捧著這麼厚的一本書,裡頭是密密麻麻的信箋,小女孩9歲起便寫,一直到世人稱她為王太后。

書買來,常常在夜裡讀,不時想著再大些,傳給孜孜細佬。

今朝天氣好,想起媽媽,實該那時,去她家,讀幾篇給她聽,且不管她懂不懂。

這樣想,便興起了譯些的念頭,給媽媽,給孩子,當然也給自己。

Counting One’s Blessings,細數家珍,對嗎。

the-letters-of-queen-elizabeth-the-queen-mother-978033053577901

 

 

 

 

年度佳詩

二月 6, 2015 § 發表留言

年末的

禮品在此

一聲問侯

---伊藤比呂美

photo (20)

上學蒸糕

放學揮春

祝大家

如意吉羊。

蒸鬆糕

二月 6, 2015 § 發表留言

因為小腿受傷的緣故,只能像兔子一樣蹦蹦跳跳。她瞅我一眼,說這下子不能說沒空了吧。來,學整糕。

好沒同情心的姨姨。

下了決心要退休,兼職也不幹。說退就退個痛快嘛,心裡記那麼多事做甚,好像董先生又出來講話,她笑。

我點頭,口裡仍不讓她,說,看你滿洋台的花草樹木(真是有樹!),還有番薯(番薯是她撿回來的流浪狗),退休了你也沒刻閒呢。

拿量杯啦,嘴多。她說。

先整年糕,最簡單,甚麼牌子的糯米粉、敦面、椰漿,還有份量,她一一寫下,不過做法,她堅拒記載。指揮,你要親手來。嗱嗱嗱,攪勻糕粉,提起來,讓粉漿流下去,你要感受啊,那種稠度到底對不對。

蒸透它!又滑又不易壞。街市珍的仔,最喜歡吃我做的年糕,說比華麗園還好味,從幼稚園做到他讀大學啊。細細個,和他飲茶,見我掏出底年糕個樣就笑,小孩子,不騙人的。

冬天的陽光就在我們背後,她手把手的教,蒸氣爐子滋滋的響,抽油煙機的風扇像鷹一樣不停旋轉飛舞。

我一晃神,想起亞公,舊陣時蒸蘿蔔糕,起鍋便舀一勺,遞給我,說燙啊吹啊。我們吃,他便得意非凡的唱,蒸鬆糕,蒸鬆糕,蒸出蘿蔔糕。

好大底。

photo (19)

PS – 女友家的年糕,樣子和我們不相伯仲。

東風吹

戰鼓擂

人到五十誰怕誰

男要CHOK

女要索

聽說年糕不難做

PS :

1/ 頭三句是楊索的一位朋友說的,老友將這篇文章傳給我。真巧,原來楊索這文章也輯錄在了「閉經記」的推薦序裡。這本書,這半年,反覆看了三遍,快破紀錄了!

2/第四和第五句是從小巴的春揮上抄來的;

3/第六句女友原創。另有一女友被FB氣場影響,謹在此附合女友:停幾日(FB),蒸年糕!

新一代平板電腦

一月 30, 2015 § 2 則迴響

可以玩Games of Pony!

photo (11)

 

坐看雲起時

一月 28, 2015 § 發表留言

名字譯得好到呢,簡直比Juliette Binoche更美。

隻腳郁唔到,困獸,早場,只是估唔到從小巴站嘎去電影院足足花了半粒鐘,都值。

不要受預告片誤導,不是The Warmest Colour is Blue那類戲。

說Juliette Binoche飾演此角不做他選,舉重若輕,名成利就,如何,如何「放棄」昨日年輕的自己。她當然懂,我猜,不然你估。依舊美貌大方,得體,演著偶爾失魂落魄喪失自信的中年女星,其實是自信滿滿的。

又其實,我更喜歡Kristen Stewart飾演的助手角色。聰明能幹,忠於自己,進退有據,整場戲沒穿過一件漂亮衣服,戴著粗框眼睛,頭髮永遠亂糟糟,嘿嘿,不碍事。我都好想有個這樣的助手。

至於Chloë Grace Moretz所演的青春任性天皇巨星,天啊,不可能喜歡啦,情願揀喪夫的老太婆,她轉贈Scarf一幕絕不煽情。

對,沒錯,我就是個固執不講道理的老太婆囉。

10644330_474831575991551_2583636209884674676_o

PS : 有些不相關的,發生在同一天,一併記下來:

1/ M(那個和我一樣激讚<孔雀>的美好女子)寫的幾句,我愛得不得了,借來共勉:「明明家徒四壁,對生活細節卻很闊綽。兩個都說過,廁紙,內衣,必要買好的。我時時虧他們不知哪來的闊佬心態。到自己搵食後才明白,窮了一世,賺得幾個錢,又不會發達,倒不如在小眉小眼處對自己好一點。」

2/ Well,俾一位女友棒喝:喂,你一定要接受人家不想和你親密!是是是,我我我,接受。再不接受繼續駡我,請記住。

3/ 開著白色Benz,天天套裝的女子,嗯,不是年華廿八,獨居,盛行呢? 今天我們小路相逢,你突然喚她「保險小姐」,我猛點頭,真開懷,You can read my mind!

4/ 喜歡The Honorable Woman裡的Maggie Gyllenhaal嗎?不會吧,難道你不覺得她如果剃光頭活脫脫就像麵包超人的朋友嗎。黃色那位。噢!

 

Mandy

一月 27, 2015 § 發表留言

我們從未見過她素顏。

黑色緊身裙,斗零高跟鞋,細眼彎眉,那時,她端坐在玻璃房裡,儼如一眾Intern朝拜的偶像。都說用甚麼看今季流行雜誌,去Mandy門口走一圈,有甚麼潮流不知道。

日子久了,便有風聞,說畢竟是沒有浸過咸水,固然是公司年紀最輕的Manager,可是,你看,她大師兄,花多了一年在美國而已之嘛,如今已晉身Director行列。

完全不覺得她在乎,也不見她埋高層堆,平時絕不多話。就是從不知道她幾點下班,反正第二天回到公司,她房間的燈總是亮著。她的臉,總是認認真真的,一副做事的模樣。

我們幾個,常常有事沒事在她那磨蹭,幫她影印,做些雜事,不忘問她討枚糖果。

她不拘,有時晨早和美國的Conference Call也叫上一起聽,完全不關已的,她說當練下英文,學下那些鬼佬怎麼吹水。她的態度永遠不卑不亢,有一次被外籍高層同事問責,居然笑眯眯反問,若閣下是我,當如何做答。大家都面青。

周五她不動聲色,掏出錢,說三點三Little Mermaid有新鮮出爐面包,買些回來,買多幾件,然後她拎起私夥咖啡壺,氣定神閒倒咖啡粉,煮,咕咕咕。

然後,她會問,靚仔,這周忙了些甚麼?在公在私。那幾年流行星爺的戲,她興致好時扮場莫文蔚,諗台詞,問我們掟唔掟。我們一齊喊:梗係唔掟喇!她戚起條眉。我們又再喊:明明是Maggie Cheung嘛。

已婚,郤完全沒有婚姻的痕跡,從來不提另一半。還是人事部的女孩,有天神神經經的自言,會計佬囉。

都跌眼鏡。怎麼看,怎麼看,她不會傾心於老實悶蛋的會計佬嘛,可誰又說會計佬一定老實悶蛋呢。

這樣子風花雪月,那個夏天,女神之位當仁不讓。連唱K猜枚都扯上,估她星座,估她三圍。

完全沒想到,會撞到槍口,從未見她發火的。她會嘲諷,不過也是點到即止,樣子冷靜,閣下若仍不明白那更不必多言。那件事現在想起來,真是芝麻大點的事啊。

就是她問:香港有沒有去天津的直航?我隨口答:唔知啵。她臉一沉,轉身進房,我心知不妙,但又不知可以怎樣。

過了幾分鐘,她叫我進去,說:當年我做暑期工,從來不會答「不知道」,你明白我說甚麼嗎?我頭奢奢,看著地板,忍著。

她以前從不這樣,她會教你,喂,不懂可以問誰誰誰。她甚至會用紙文件夾拍我的頭,說豬腦。但,不是這樣的。

我不知道,可能一直太放肆,我不知道。踏出她房間門口,眼淚便蒙住了試線。

這樣子歲月流轉,再未試過共事。也蓄意沒再打聽,如同隔了陰陽。

十幾年後,有天清早,因故要去海港城接人,從天星碼頭上海運的扶手電梯上,另一側下行的扶手電梯上,赫然便是她,一身黑衣。沒錯,韵致依舊,誇張的黑色太陽眼鏡,讓人聯想到,剛從酒店約會完情人。

我想叫她的,電梯郤不停拉開彼此的距離,我想起她,笑的樣子,那些麵包和咖啡的味道,那個夏天,那些午後,不知甚麼堵住了我的口。

2015.01.25

一月 26, 2015 § 發表留言

默默等待著,風頗大,清涼如水。突然,人羣中昇起壓抑的歡呼,張望,有人舉手,越來越多的手,朝空中舉起,向同一個方向,揮舞,如仙境奇遇,一朵又一朵笑容綻放。

那是臨近等侯區的一幢大廈,一扇窗,一盞燈,一對老人,站在窗前,靜靜的,朝我們揮手,動作緩慢,樣子慈祥,一遍又一遍。

凌晨四時許,整座城是黑漆色,高遠處的長者,燈光中的問侯,如此不真實。

你問,跑得怎樣。

腳抽筋了,差不多有一半多的路要瘸著走,有點難為情呢,這輩子也沒說過這麼多粗口,一個天天跑步的人為何會抽筋呢,真是天知道啊。

在銅鑼灣的街道疾走,在維園嗅著草木清香,在黑暗中貪戀老人半空中隱約的微笑,在臨近終點時,阿婆鬼咁大聲的助威:快D喇,就嚟到古巴了,弄得我差點笑岔氣。

親愛的,那些時侯,我心裡,都反覆念著你說的,那句平常不過的,加油。

加油,別氣餒,你也是。

  • 二月 2015
    « 一月    
     1
    2345678
    9101112131415
    16171819202122
    232425262728  
  • 最新

  • 分類

  • 你的話

    頭仔當櫈仔 人頭變竽頭
  • 彙整

  • 近期迴響

    小孜媽 on 新一代平板電腦
    karol on 新一代平板電腦
    小孜媽 on 親愛的
    f on 親愛的
    小孜媽 on 蜀黍
    小孜媽 on 巷裡傳承
    小孜媽 on 地豆
    周游 on 蜀黍
    訪客 on 地豆
    v on 巷裡傳承
  • 時光中我們重逢

    夏天日長夜短,老人在白楊樹下搖著葵扇講古,關公如何千裡追單騎,周扒皮如何黑心扮雞叫。 如今我是凌晨5點的奶娘,你是朝朝歡歌的小雞,想起那穿著白色汗衫的智者,30多年前清空的夏夜一臉的笑。
  • 讓我長成一棵會唱歌的樹。

  • 頁面

關注

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.

Join 27 other follower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