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天白日

一月 27, 2016 § 2 則迴響

出去玩,出去玩 - 媽會邊笑邊兇的模樣。她不喜小孩子成天無所事事,功課做完了,便趕我們出門,出去玩,玩熱了,才回家,她囑。

我的童年冬天白日,都是在家門口附近,跟著哥哥們瞎跑亂撞,遇著天晴,背是暖暖的,用手摸摸臉,冰冰涼,感覺得奇妙。有時太冷,手指沒感覺,明明張開自己的手,郤像是看著別人的手,那也是冬天才有的。

我們在外玩,媽才可以靜靜的收拾家看會書,享有她自由自在的好時光?不過她向來不解釋,勇氣龐大無比,好像寒冷這類根本不值一哂。除了二哥哥天生腸胃不好,我們仨,倒是真的,從小到大,跟著她的哲學,身體棒棒的。

老友約我們一家周末去山上走走,結果她孩子咳嗽,來不了。是日温度驟降,天寒,郤是美麗的晴天。B有點憂衷,我說你問問媽,這算甚麼吧。

孩子們有點興奮,寒風撲面,不跑不行,我在後面追著他們,突然想起媽媽,不知道她冷不冷。

媽,保暖噯,別凍著。

FullSizeRender.jpg

2016 – 新年快樂

十二月 31, 2015 § 2 則迴響

許久沒寫字了。

仍然在忙,可能是,總怕時日不够用,春光不再。清早照例去教堂小坐,那個時段,祇我一人,碰巧有人練風琴,坐那聽,合眼,燈光和琴聲都温暖極了。

就像今年冬天。

你問:怎麼不寫了?我總是忙不迭地答,寫的寫的,請等等。生怕丟失了你們似的。

小S捎信,她說姑姑我失戀了!那麼清靈的女孩,秋天的時侯還喜悠悠的告訴我,他的眼光全在我身上耶。怎麼愛情就這樣溜走了呢。我說,那咱們去賀一賀吧,慶祝你重獲自由。說完自己都心慌,這是哪門子安慰人的話呢。

又認識了小女友,和孜孜同音的名。有幾分像年輕時的自己,來家裡讀書,窩在碌架床下層,考我文言文,議義整理得條理分明。向我說心事,半夜裡分享老相片,說是五味雜陣。一起去港大一念吃飯,途中她念茲在茲:再過幾個月,便是這兒的學生。

這些小女孩,無由的信任和愛,濃烈又不著痕跡。叮囑她們:有事要大聲說出來啊。俏皮的答:是,母親大人!

老友自東京返港過聖誕,事先問:白髮未現?答:君不見嗎?。結果她不由分說買回二瓶白髮消失劑。聖誕熱到爆炸,孩子們在下邊玩,屋裡就我們倆,RTHK4播著聖樂,她手輕,一縷縷頭髮分好,幫我染,也不問喜歡與否。那便是,今年收到最窝心的聖誕禮物。

當年工作的上司自上海回港,志滿意得。晚飯後請他去「玉葉」吃碗紅豆沙,明月當空,搭枱的祖母和小孫兒,月光下鋪著功課薄。我說看此城多美,你都忘了。

又有相識已久的女孩突然間敞開心扉,我們天南地北地聊,如同發現了美麗新世界般。

還有失聯多年的老友冒出頭,如故如親,彷若從未失去彼此。

一切其實都好。

沒有寫字。有閱讀,有練琴。

那晚在家吃煲仔飯,興起,我說讓我來拉一曲。友們坐在遠遠那端窗邊,我在門口,一盞射燈下,拉得荒腔走板,還迫他們鼓掌,不知勇氣何來。

夏天在「舊天堂」書店買了「只是孩子」,一口氣讀完。Patti Smith的文字一如孩童,不花不假。她站在那,像匹馬。確實,於我,是頭遭覺得女孩像馬,那麼野性那麼美,那麼純真又無邪。書讀起來,竟有些「恨」自己當年不夠貧窮不夠任性了。

昨日才發現吳靄儀也譔文推薦此書,還有鞍華許小姐,都是我喜歡的人,如友言,心連心便是這樣奇妙的一件事。

馬世芳為此書作序時曾引用Patti的一段話,Patti是這麼說的:「拜託,不管我們科技再怎麼進步,請不要遺棄書本。在這有形世界,沒有任何東西比書本更美麗。」

我也好喜歡譯者劉奕寫的後記其中一段:

「只是孩子」是一句贊譽,我執著地這樣想。他們以孩子般的純真和勇敢逃離世俗的洪流,孩子般的真誠去探索未知,謙遜地接受各種苦樂。

你若咬定了人只活一次,便更沒有隨波逐流的理由。在無常的生命中,這會比膽怯而佯裝成熟更有別樣的收獲吧。

緃然這一生裡,每個人都要學會告別,但我們並不孤單。我們只是孩子。現在合上書,掛著淚痕,堅定地上路。

讓我們堅定上路,親愛的,親年快樂!

分享:Patti Smith 其中一首作品
https://youtu.be/Gwp_yCgiHLw

 

 

 

 

暑期音樂會

八月 10, 2015 § 發表留言

IMG_9977

 

音樂會你們表演那部份,嚴格說,和幼稚園散學禮差不幾。如果說亮點,是你出來謝幕,側身笑,自豪又自在。

我愛你,囡。

親愛的,你好嗎。

八月 10, 2015 § 10 則迴響

親愛的,

我常常想起你。不知道,你怎樣?日子過得好不好?

夏天開始,我便開始忙音樂節,而所謂忙,也只是一些文字場刊。去年譯了幾萬字,最後統統扔在櫃桶底,沒用。真是的,又痛又快。

上周六和朋友們去兆基,聽馮睎乾講張愛玲。張愛玲其實我差不多廿年未再讀(小團圓不計)。倒是因為近期讀了馮的一些文章,對他感興趣,才來。他當然堅持認為出版小團圓是對的(我仍然認為「說不通」),而小團圓是張最佳之作(我也仍然認為「說不通」)。為這,我們幾個朋友事後又聊到深夜。

兆基那天有自由攤位,大熱,據說吾城百年罕見。道再見時,我們一人隊了支不同味道的本地手工啤,趁著書興酒興,朋友眼角瞄著我的酒瓶,細聲問:交換?換就換,誰怕誰,嘿。

講座中馮提及:說一個人就是他(她)身邊最熟悉的五位朋友的平均數。可能不是甚麼新觀點,但我頭遭聽聞,好一記悶棍。當下就馬上Loop了又Loop,誰和誰和誰會是我的五分一,而我,又是不是對方的五分一呢。

我們有個小小的又認認真真的讀書會。隔陣子就聚,分享讀書心得。而讀書會裡,有幾個書友,受了我慫恿,一起在看Lawrence Block的馬修系列。然後有書友發現臉譜出了《馬修系列珍藏版》,無意中又給我在城邦買到,那幾天簡直樂瘋了。

馬修我前前後後讀了幾本,昨天因為音樂會去了DBS,等侯期間,在校園一張癈置的教堂長櫈讀「八百萬種死法」。那長櫈放在乒乓球枱側,身後便是網球場,有人在打網球,球傳來傳去啪啪響,歡快的,真好聽。

這本馬修讀畢,會暫停一下布丁(對,國內將Block譯成布洛克,布洛克粉絲舉臂振呼:我們是「布丁」!)生涯。改讀邵頌雄的「樂樂之樂」,邵之前一本「黑白溢彩」讀得心潮澎湃,暗忖此書只應天上有。這一本,光是三篇序,已值回書價。

清晨我特意早點出門,搭公車,自從小巴有優惠後,巴士人少了,寛敞舒服。在教堂下車,穿過教堂,有條小小的山路,嗅得著花草木香,旁邊有陣年木質長椅。

我坐那,讀會書,才上班,幸福無比。

想念你的S

PS :最近尋回失散多年的老友,提及我想去布拉格。她說噢老天,我去過,愛死這古城。你要去,就再去。雖然還沒訂下具體日子,已經像明天就要出發了,那樣興奮。

七月落葉誰拾起

七月 31, 2015 § 發表留言

IMG_9716

上了公車,才發現,你手裡執著大大的落葉。

這些天常有陣雨,提議:可以作傘喎。

Nope,你斬釘截鐵,螞蟻才用樹葉作傘,等會我們送給螞蟻吧。

莫忘初衷

七月 31, 2015 § 1 則迴響

IMG_9740

世上最美好的事之一,看你一撇一劃寫自己的名字。我叫諾仁,你宣佈。

魂牽夢縈

七月 28, 2015 § 4 則迴響

Humans of New York裡的小故事。女友喜歡,下雨天,傳來,說謮個浪浪的愛情故事吧,你看,你看,她那眼神。

愛一個人,就算過了很久,仍然會喜歡相遇那一天,大扺就是這樣子。

謝謝她的美意,譯成中文,放在這兒,備忘。

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我們在西村一間小咖啡館初次邂逅。我深深為她著迷。可惜,第二天,我必須要去阿富汗長達六周的公幹。

扺達不久,我買了一個當地傳統的小盒子。通常,這種小盒子用來裝禱文,但我沒寫禱告,放了首小詩進去。我這麼寫:

高山漸遠

流水不復

我仍然魂牽夢縈啊

紐約那個午後

tumblr_nryf5e3WYu1qggwnvo1_1280

PS:相片來自Humans of New York

  • 二月 2016
    M T W T F S S
    « Jan    
    1234567
    891011121314
    15161718192021
    22232425262728
    29  
  • 最新

  • 分類

  • 你的話

    頭仔當櫈仔 人頭變竽頭
  • 彙整

  • 近期迴響

    周游 on 冬天白日
    karol on 冬天白日
    小孜媽 on 2016 – 新年快樂
    周游 on 2016 – 新年快樂
    小孜媽 on 細佬
    Cheung Yin on 細佬
    小孜媽 on 親愛的,你好嗎。
    Holly on 親愛的,你好嗎。
    karol on 親愛的,你好嗎。
    Sherry on 親愛的,你好嗎。
  • 時光中我們重逢

    夏天日長夜短,老人在白楊樹下搖著葵扇講古,關公如何千裡追單騎,周扒皮如何黑心扮雞叫。 如今我是凌晨5點的奶娘,你是朝朝歡歌的小雞,想起那穿著白色汗衫的智者,30多年前清空的夏夜一臉的笑。
  • 讓我長成一棵會唱歌的樹。

  • 頁面

關注

有新文章發表時,會立即傳送至你的收信匣。

加入其他 31 位關注者